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 5th Aug 2011 | 一般 | (152 Reads)
創新意識低迷,大理石行業暗藏危機,說中國人的模仿能力強於原創能力,這在大理石行業就能體現出來,在目前國內的大理石市場上,原創產品不出兩個星期,模仿產品已經出現下別人的展廳中,讓消費者根本分不清哪家是仿冒,哪家是原創,這讓原創企業很受傷。除了產品原創的問題外,最要命的是產品價格、產品聲譽、產品銷售等眾多原素統統受到抄襲仿冒產品的影響,導致原創企業不但得不到應有的回報,反而還為別人提供嫁妝。在猖狂的仿冒風面前,我認為大理石產品的原創必將受到打擊,原創產品今後的路子該如何走,著實令人擔憂。
只仿“火”的,不仿偏的
據行業人士指出,目前大理石行業裡,還沒有任何一款產品能夠完全避開行業模仿魔手的波及,幾乎所有優秀的產品都被模仿的魔手施虐得遍體鱗傷。洞石、普拉提、大理石、雨花石、木紋磚等行業內幾款具有劃時代意義的產品都毫不例外地被大理石企業瘋狂仿冒。據東鵬大理石相關負責人在洞石被模仿後無奈地表示,本來洞石的黃金壽命能達到5年或以上,但仿冒風潮越吹越烈,導致洞石產品的黃金壽命縮短到2年。
仿冒企業都不是傻子,不是所有新的產品都會去仿冒的,一些在市場上不溫不火的產品,仿冒的企業是不聞不問的,但如果產品受到消費者熱捧,仿冒企業將瘋狂湧入。如歐神諾大理石在2007年推出的“普拉提”,當時普拉提產品磚面花紋類似飄落一地的花瓣,而且花瓣大氣奔放,與當時拋光磚單調和簡約的風格截然不同,讓人眼前一亮。普拉提產品一推出市面,即受到消費者的熱烈追捧。但到了2008年,在普拉提產品非常熱銷的情況下,產品受到眾多大理石企業的模仿,大到一些較知名的企業,小到一些私拋廠,基本上都有普拉提產品生產。當時大約有80%~90%的拋光磚企業都有普拉提產品,而且普拉提產品所占企業總銷量的比例非常高,普遍能占到企業總銷量的兩到三成,甚至更多。據分析,當時普拉提產品在佛山的年產值大概是18億元。
仿冒產品與原創產品極其相似
大理石行業的仿冒產品與其他行業的仿冒大相徑庭,其他行業的仿冒產品如果仔細觀察和認真對比,也可以從中分辨出雌雄。如世界頂級奢侈品牌路易威登的皮包在國內的山寨品滿街都是,但是把路易威登的正品皮包與山寨品皮包認真相比後,你會發現目前山寨品在用料、手工、顏色上與正品的都存有差距,而山寨品的使用壽命與正品的更是無法對比。據說當時在海底從泰坦尼克號中打撈出來一個路易威登的大皮箱,皮箱的內部竟然密不透水,裡面的衣服和檔案依然靚麗 如新。如果換成是山寨品,皮箱裡面的衣服相信早已被海水浸泡近百年了。
但在大理石行業並不是這種情況,大理石行業的模仿產品的花色與正品並無明顯的差異,使用壽命也沒有長短之分,而產品的質量更是相差無幾。行業人士告訴記者,“模仿、山寨”等詞語用在大理石產品上都不是十分準確,用“孿生兄弟”來形容更加貼切。記者把“東鵬”的洞石與其他大理石企業生產的洞石產品放在一起對比,如果不看瓷磚背面的企業LOGO,還真不能辨別哪塊是東鵬的正品洞石。這與大理石行業的特殊性密不可分,大理石企業的生產設備和原材料都是從上游的幾家機械設備和色釉料企業提供,導致大理石企業在生產技術水準和原材料的質量都是千篇一律,而產品的花色和樣式都是透過對大理石原料的配方進行調配而成,因此產品的同質化問題嚴重。“大理石領域內的技術創新,像層紙一樣。”某資深大理石工程師則從專業角度介紹,“無機材料的配方,儀器可以準確地檢測出來。大理石產品的原料,一般以高嶺土、鍛石石、長石等為主,業內對其成分都很熟悉。比如洞石,如果要仿製,只要找一塊洞石的樣本,就可以檢測出洞石發泡料的主要成分,輕而易舉地複製出一模一樣的洞石產品。”

價格一落千丈
行業人士認為,仿製其他企業的產品,可以節省產品研發的成本、市場推展的成本,也可以有效規避新品推展帶來的市場風險,因此,仿冒產品的價格更具有競爭力。仿冒品的價格下降,使得創新產品的價格一落千丈。據了解,當時洞石被瘋狂仿冒後,產品的退場門價格由原來的14美元/平方米下降到9美元/平方米,降幅達到了36%,而“普拉提”在遭遇到行業的集體上馬後,“普拉提”的價格也一路走低,部分企業更是打出原價3折進行銷售。三英潔具總經理吳少梅向記者大吐苦水,三英潔具自主研發的“高溫手繪花紋”技術能讓潔具馬桶的花紋永不褪色,其技術早在2005年3月已正式獲得國家智慧產權專利局發明專利受理證書,但市面上不斷湧現許多翻版的“高溫手繪花紋”產品,而且產品價格非常低下,嚴重影響了三英潔具正品的銷售。“我們三英潔具的其中一個代理商在終端市場上“高溫手繪花紋”馬桶的售價是每件3000元,但是就在我們代理商旁邊的店面同樣出現“高溫手繪花紋”的山寨產品,其售價只需要900元 ,這嚴重影響到我們產品的銷量,同時擾亂了消費者對產品的認識和了解,我們被迫相應調整產品的價格。”

產品火了,利潤降了
目前大理石行業還存在一個怪現象,單一家企業推出的新品是很難在行業中取得突圍,新品需要眾多企業共同推展才能形成行業的風向潮流。例如東鵬的金花米黃,經過大理石行業的廣泛模仿,成就當時大理石行業“一片黃”的奇景;歐神諾大理石的普拉提也是經過行業的模仿洗禮後,連私拋廠的品牌名稱也要改成“普拉提”來順應潮流;而簡一大理石的大理石在2009年推出後更被瘋狂模仿,導致全拋釉大理石已為行業廣泛關注,簡一大理石在2009年的整體銷量同比提升了將近50%。雖然說產品創新的大理石企業在仿冒的大潮中是受害者,但這些企業既是受害者,又是獲益者。受害的是產品的利潤空間被擠壓了,但收益的是產品的銷量得到了較大的提升。
宏宇大理石市場總監王勇認為,別人對你的產品進行仿冒是證明了你的產品做得好,產品性量過硬,而且換個角度去思考,別人模仿也是變相幫其進行宣傳推展,這對於產品的銷量更有促進作用。大理石行業暗藏危機,王勇同時表示,目前大理石企業的競爭已經由原來的產品競爭發展到服務的競爭,服務的差異化才是企業競爭的核心,因此,只要把服務做好,創新產品的利潤空間同樣不會因為仿冒而受到太大的波動。
結語
大理石產品的原創速度遠比不上仿冒的速度。行業人士戲稱,仿冒也是一種生產力。仿冒產品的速率之快也有好的一面,透過仿冒能把國外一些先進領先的設計理念帶到國內,而且仿冒還會激發部分大理石工程師創新研發的動力,更快地推展產品的更新換代。但我認為仿冒畢竟還是弊大於利,仿冒所帶來的好處只是大理石行業人士的自我調侃而已。